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爷们天地

上善若水

 
 
 

日志

 
 

【转载】我的丑爹【二】【恋老情怀】  

2016-10-21 13:09:43|  分类: 男人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我的丑爹【二】【恋老情怀】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月光如水一般照着我的窑洞。四周静悄悄的。可能是白天干活太累了,爹睡的好沉好沉。在这个寂静的夏夜,在这个爹娘都沉睡的夜晚,只有我按奈着砰砰的心跳,即将射出我人生的第一次,完成我从少年到青年的一次彻底蜕变!
           爹均匀的呼噜声忽然停了下来,平躺的身体动了一下,然后翻了个身!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迅速躺下,假装熟睡。过了一会,又听到爹的呼噜声,我才睁开了双眼。      古人云,食色,性也。意思是说人类的性活动和吃饭一样,是人类天生就具备的能力,不需要学习和传授的能力。无师自通,真的是无师自通!人生中第一次!我的手上和裤衩上都沾满了粘乎乎充满腥味温热的液体,我觉得从未有过的舒服畅快,但也感到非常害怕惶恐!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了床,还没有等爹起来,我就背着书包逃到学校去了。我害怕看见爹,害怕看见爹的眼睛!我心里忐忑不安,我害怕爹知道了昨天晚上我干的坏事!坐在课堂里,老师的讲课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想着那个第一次啊!这种感觉真的是人间最美妙的感觉!初尝甜头的我,从此以后就迷上了这种感觉,迷上了这种感觉。
      那些日子里,初尝禁果的我,因为年轻,身体棒,又没有克制力,我竟然上了瘾,不仅在夜里,而且在白天,不仅在炕上,而且在教室,有时甚至在上学的路上, 
       记得上历史课的是一位身材瘦削老态龙钟的老头,姓赵,那时好象 50多岁, 黑黑瘦瘦的,对人非常和气友善。每当他在我身边给我指点作业时,他身上和口腔里散发出的一股浓郁的烟味,就会熏得我意乱情迷,心脏冬冬乱跳。有一次课间上厕所,我正在小解,忽然发现对面蹲着的竟然是历史老师!我的眼睛偷偷的朝老师的身下一瞟、、、
      还有一次,好象是个秋天。我放学回家的路上,看见二狗的爹一边放羊,一边解开裤子拉着个黑黑的牛牛在山坡上撒尿。刚好同村的栓柱娘从地里回来碰见了。栓柱娘朝二狗爹啐了一口,没羞的货!撒尿也不看看啥地方?二狗爹笑嘻嘻的说,你个老娘们才没羞,明知道爷在这撒尿,还故意朝爷走来。来来来,爷让你看个够!拴柱娘羞得满面通红,道,谁稀罕你这脏东西,快拿回去,别脏了老娘的眼睛!说罢,急匆匆逃走了。看见栓柱娘满脸通红逃走,二狗爹象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哈哈大笑:“别跑啊!来来来,还没有硬起来呢!怎么样?比起你家栓柱他爹来,大多了吧!”
       听了二狗爹调戏栓柱娘的荤话,  从此,我就陷入了对爹不可救药的暗恋之中。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爹嘴里和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雄性气味,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顾一切的暗里着迷!同时,精力旺盛的我把玩弄爹的牛牛当做了生活中最大的乐事。每当大人们睡熟后,我就偷偷向爹伸出我颤抖的手。因为爹白天干活太累夜里睡得很死,我又轻手轻脚小心翼翼,所以屡屡得手。可是时间长了,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
    一天夜里,当我又一次将手伸进爹的内裤,忽然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逮个正着。我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大脑一片空白,期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可是没想到,爹的大手只是把我的小手从他的身上上拿开,紧紧地握了握,就松开了。然后爹翻了个身,什么也没有说,背朝我睡去了。看见爹什么也没有说,我悬着的心才落了地。爹的这个举动是告诉我,原来我的所做所为他早就知道了!因为爹是个非常善良朴实的人,再加他一直把我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为了怕我尴尬,所以一直没有揭穿我!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爹生出了满腔的感激之情,并暗暗告诫自己,决不能再干了,要是被娘知道了多难为情啊!
       可是第二天,当我睡在爹的身旁,当接触到爹身上那钢筋铁骨般的肌肉,当闻到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成熟男人气味,所有的誓言都变成了谎言,所有的决心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要爹睡在身旁,我好象吸毒上了瘾,无法戒掉了!
 
 日子在我对爹无止境的痴迷和对自己性倾向的惊恐中飞快流逝着。那年秋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城的高中,也是N多年来我们全村唯一一个考上县高中的人。
         接到通知书的那天,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令人激动不已。那天中午,我正坐在窑洞里看书,村里的老支书来到家里把大红的通知书递给我,当时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拿着通知书,我跌跌撞撞的向后山跑去,我要把这个天大的消息第一个告诉爹!八月底的太阳依然很毒,不一会就烤得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坡,手臂和腿脚被荆棘划伤了许多小口子,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疼痛!
          终于,我看到了爹。在一个山坡上,羊群都躲在树下休息,爹却挥舞着镰刀在砍柴!烈日下,我那日渐衰老的爹上身赤裸,只穿一个灰白色粗布短裤,挥动着手里的镰刀,吃力的砍着柴。爹沧桑的脸上满是汗珠,黝黑的脊背上湿淋淋的,甚至短裤也已经湿透,手臂上小腿上,到处都被荆棘划得伤痕累累!这么炎热的天气,这么毒辣的太阳,连羊群都在休息,爹却哪怕连坐下来吹吹风喝喝水都舍不得!
         我拿着通知书,傻傻的站在那里,内心百感交集,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爹停下来用手抹抹脸上的汗水,一回头看见了我。娃!你怎么来了!爹放下手里的镰刀,擦去脸上的汗水。爹!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不休息下啊!我走了过去,拿起地上的水壶递给爹。爹接过水壶,一仰脖子喝了起来,那突出的喉结一上一下的。爹,我考取县高中了,我是来给您报信的!注视着爹喝水,我将通知书也递了过去。
         真的吗?爹那被太阳晒得油黑发亮的脸闪着多久没见兴奋的光芒!看过通知书后,爹不顾天气炎热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拍着我的肩膀,嘴里不停的唠叨,娃,俺的好娃!爹全身散发着浓烈的汗气,身上弥漫着一股强烈刺鼻的雄性味道,那种味道那种感觉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上!
         之后的几天里,爹就一直沉浸在莫名的兴奋中。爹说他们家族直到现在读书的人都很少,读过初中的更少,更别说读高中的了。他们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都靠着双手和这片黄土地讨生活!现在家里居然出了个高中生,而且是全村N年来唯一的一个,你叫他怎么不高兴?在乡亲们羡慕的眼光中,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腰板都挺得更直更硬了!
       而我和娘在兴奋了几天后,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我是因为眼看就要离开爹娘去县城上学,再也不能和爹睡在一个炕上了。而娘则是因为我的学费没有着落愁得夜不能寐!
 
 娘沉默了几天,把我叫到跟前说,孩子,娘实在没有办法,要不咱不读了好吗?看看娘那愁苦的脸色,我低下了头。娘说,你看家里也没有什么钱,你也大了,要不别读了,去你大哥那里做事去,攒点钱将来娶个媳妇过日子。想着爹顶着烈日在山上放羊的情景,想着娘起早摸黑的在房前屋后操劳,我心一狠,点点头答应了娘。在我点头答应娘的瞬间,泪水不知怎的却滴落在地上?
       不行!爹知道我的决定后坚决反对。无论娘和我怎样解释,爹都坚决不答应。不能因为俺们的贫困耽误了娃的前程,你还想娃象俺们一样在这大山里生活一辈子?从没有发过脾气的爹,第一次对着娘涨红了脸!为了凑学费,爹不得不把家里的羊卖了两只。为了卖这两只羊,爹连续跑了几天镇上,不知道给镇上餐馆老板说了多少好话,最后人家才答应低价收购了爹的羊。我知道,那群羊是爹的心头肉,是我们全家的顶梁拄!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就连过年甚至都舍不得宰一只,才慢慢的从两只发展到现在的十几只!
        送我去县城报名那天,爹特地穿的整整齐齐,问我,娃,你看爹这样行不?那天爹穿件灰白色无袖粗布衬衫,下穿兰色粗布裤子,脚穿一双洗得发白的军绿色解放球鞋,腰里还紧紧的扎个已经褪色的红腰带,更加显出爹那结实紧凑的腰身!行!我脱口而出。
       去县城的山路上,爹为我背着重重的行李,我则两手空空只背个书包。一路上爹千叮咛万嘱咐,叫我饭一定要吃饱,不要顾及家里,家里还有十几只羊,没钱了就卖羊!一路上,不停的有同村的或外村的乡亲骑着自行车从身边穿过,看看自己和爹两双风尘仆仆的脚,再看看别人轻快的骑着自行车,当时我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为爹买辆自行车!
       直到现在,我都一直感谢爹的英明。是爹坚持让我读了书,是爹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常常想,如果不是爹,那我的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我带着一群孩子,守着那个破旧的窑洞,身边还有个满口黄牙的西北婆姨。不管怎么样,我是决计不会象现在这样轻松的坐在电脑前,给读者们写这篇爹的回忆录!
       头顶是瓦蓝瓦蓝的天空,天空中飘着一朵朵巨大的如棉花般的云朵,空气中还微微飘来一阵轻风。路两边是枯黄的野草和长满果实的荆棘,层层梯田般的山坡上一片金黄。爹和我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在崎岖的山路上。给我唱个信天游吧!爹!想着日后再也不能日日听到爹那磁性厚重的嗓音,我给爹提了个建议。行!爹爽快的应了一声。于是,初秋的山野里便回荡起爹那苍凉的声音:
                   提起那个家来家有名,
                   家住在那个绥德三十里铺村啊。
                   三哥哥放羊那个山坡坡上,
                   你是我的知心人儿呦!
       想起爹刚才的絮叨,看着爹日渐苍老的背影,再听着爹这苍凉悠远的信天游,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心头一热,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从此以后, 不到16岁的我就离开了日夜相伴的爹娘,开始了在县城求学的道路。在县城读书的日子里,为了忘却对爹娘的思念,为了让爹能够拥有一辆自行车,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期间,寒假暑假我也回去和爹娘一起生活过,可能是我大了,也可能是我拥有了知识了解了很多东西知道了廉耻,或许是莫名的原因,总之我再也没有敢碰过爹的身体,但是内心对爹的思念和渴望却与日惧增。
       求学期间,很多次当我遇到困难,当我遇到不公,当我想放弃自己时,爹总会出现在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说,娃!别怕,有爹在!
        三年里,为了供我读书,爹的羊卖光了!为了供我读书,大雪分飞的冬天爹下井去给人背煤!。。。。。。
        那年的冬天很冷。北风似乎比哪个冬天都刮得凶猛,雪似乎比哪个冬天都下得大!别的同学早早的就穿上了暖和的棉衣和棉鞋,带上了厚厚的手套,而我却只穿件单薄的蓝春装,甚至还光着脚穿着唯一一双破了个洞的白球鞋(没有钱买袜子),手上也生了冻疮。中午放学后,我正从寝室拿了碗准备去饭堂吃饭,抬头就看见了爹。
       呼啸的北风中,爹就站在学校大门口的墙角。爹明显的老多了!以前那个充满性感好象浑身有使不完劲的爹不见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苍老的地道的陕北老汉!爹头上还是围着那个很破旧的白羊肚手巾,班驳如刀刻般的脸上冻得红通通的,眼睛也暗淡了许多,没有了以前的精光四射。爹穿着件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白羊皮袄,腰里系着个褪了颜色的暗红腰带,单薄的裤子下是那双单薄的洗得发白的解放鞋,冻得通红的手上还紧紧的抱着个包袱。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爹!
       看见我的到来,爹的眼睛立刻闪出兴奋的光芒。娃!看爹给你带什么来了!爹打开包袱,拿出一件新做的棉衣,连忙给我套上。边给我套衣服边唠叨,不知道今年冬天会来得这么早会这么冷!这些天冻坏了吧?
       我说,还好,教室里人多,不觉得怎么冷。又问,爹你哪来的钱?
       你就别管了,爹现在有钱了!爹给我扣好扣子,拍拍我的肩膀笑道。
      后来才知道他和同村的几个去西山下井给人背煤去了。爹满意的看着我,低头忽然看到我那双破了个洞单薄的球鞋,皱了下眉说,你先去吃饭,我去去就来。
      我说,爹,我给你打饭一起吃吧!
       爹摆摆手说,不用,我来之前就吃过了,你去吧。说完掉头就走了。
       我穿着新棉衣吃完饭,张眼看看学校大门前好象没有人,就去宿舍放好碗,然后到学校大门口去等爹。来到大门口,忽然看见爹竟然蹲在墙角的雪地里吃东西,手里还拎着一双崭新的棉鞋!
        爹!看见我到来,爹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
        爹,你不说你吃了吗?
        爹没有应我,说,来,试试新棉鞋和新袜子!
        我拨开爹递过来的鞋子和袜子,把爹那只藏在身后的手用力掰开,出现在爹那只饱经风霜粗糙的大手里的是一个冰凉的冻得硬硬的煮熟的山药蛋!
        那天我没有哭。爹也没有哭。我接过爹刚给我买的新棉鞋和新袜子,看着爹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之中,然后回到寝室,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大哭了一场。
         高三毕业那年,我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某军校。为什么要选择军校呢?当时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家里没有钱,听老师说读军校不但不要学费,而且还发服装甚至每月还发津贴,所以我就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军校。接到大红通知书的那天,我和爹正在后山坡的地里挖山药蛋。当娘将别人送过来的通知书上气不接下气的递到爹手中时,爹一把丢下手里的家伙,颤抖的打开信封,当看到我的名字时,爹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我则紧紧抓住爹颤抖的手,扑通一声跪在爹的面前,大叫一声:爹!。。。。。。
 
 在去北京上大学之前,娘叫我偷偷给远在山西的哥哥姐姐们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考取军校的事情,大哥大姐和二姐随后每人给我寄了100元钱表示祝贺,娘对爹说,这么大的喜事,应该告诉他们。爹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当初娘的再嫁哥哥姐姐们是非常反对的,这才有了爹带着娘和我来到陕北。爹是个很讲骨气的人,再苦再累都不许我们找哥哥姐姐要钱,所以离开山西这么多年,我们很少和哥哥姐姐联系。
        要去北京的前一天,爹说我从来没有出过门,坚持要把我送到西安送上去北京的火车才放心。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在去西安的途中,不知怎的,兴奋的爹忽然变得沉默不语起来,只一个劲的抽着烟锅。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想着就要离开这片生活了10多年的黄土地,想着再也看不到爹那挺拔硬朗的身影,再也听不到爹那低沉附有磁性的声音,我那考取大学的喜悦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我和爹一路无语各怀心事的来到了西安。爹让我在候车厅看着行李,等他拿着车票来到我面前时,天已经快黑了。
      爹!是几点的票?
      明天上午8点!爹答道。
      那我们今晚上怎么办?从没有出过门的我幼稚的问。
      俺们先找个座位歇会再说。爹扛起放在地上的行李,和我在候车厅里寻找着。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人,爹和我从第一排找到最后一排,也没有找到座位。等了一会儿,看那些人都没有起来的意思,爹说,娃,俺们去外面看看吧。
      爹扛着厚重的行李和我走出了候车厅。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广场上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川流不息南来北往的人群和大声叫卖的小贩。第一次看见亮如白昼的大街,高耸的楼房,再想想寂静漆黑的小山村,我懵懂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和神往。
      住店吗?五块钱一晚上!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商贩一遍又一遍的寻问着爹和我。五块钱?五块钱当时是爹和娘在家半个月的家用了!为了躲避这些商贩不厌其烦的询问,爹领着我来到广场南侧一个花坛前。这里没有耀眼的灯光也没有什么人,爹放下行李,和我并排坐在花坛上。
      饿了吧?娃!爹笑着拍拍我的肩。
      的确!刚才闻着饭馆里飘来的羊肉泡馍的香味,我早已经饥肠辘辘了。我点点头,说,爹你也饿了吧?
       爹打开包袱拿出娘特地蒸的馍,我和爹一人一个吃了起来。爹,等我大学毕业了,就把你和娘接到北京去,我们天天吃羊肉泡馍!我一边啃着馍,一边天真的对爹说。
      听到我说的话,爹开心的笑了起来,那俺和你娘就在家天天等你来接啊!
      吃罢馍,爹拿起茶缸去候车厅里打来开水递给我说,爹刚喝了,你也喝点吧。
       娃!爹和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坐一晚上好吗?爹看着我喝完水然后问道。
       好啊!这里又安静又避风!我满口应了下来。
      于是爹又在我身旁坐了下来。点燃烟锅和我说起了话。
      西安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了些许凉意,再加上那晚好象起了风,和爹说着说着话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娃,夜还长着呢!明天坐车也挺累的,要不你先趴我腿上睡会吧!看到我有点冷,爹就把我的肩膀很自然的搂住。看到爹那双充满怜惜的眼睛,我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我顺从的趴在爹的腿上。爹的腿好结实粗壮啊。即使隔着裤子,我依旧能感觉到爹结实的大腿上硬邦邦的肌肉。爹一手拍着我的肩膀,一手抽着烟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烟草味道。
      爹,你说北京啥样?我头枕着爹的大腿,轻声问。
      谁知道呢?也许和咱西安差不多吧!爹答道。
      爹,你冷吗?
      爹结实着呢,不怕冷。
      爹!
      恩!
      爹!
      啥?
      初秋的深夜,头顶上是繁星点点,身边是阵阵寒气,我趴在爹的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爹说着话。爹一边抽着烟,一边和我答着话。忽然,爹可能被烟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我伸手在爹的胸口不住的抚摸,爹才止住了咳声。我双手环抱住爹的腰身,把脸深深埋在爹的下身。爹身上那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又一次穿过我的胸膛,涌进我的心中,掀开了我记忆的闸门。那一刻,压抑心中多年的情感再也控制不住,象魔鬼一样从瓶子里悄悄探出了头!
     自从上高中到现在,三年多了,我再也没有和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再也没有抚摸过爹的身体,再也没有做那些荒唐的事情。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碰爹的身体了,我以为爹的气味就这样永远尘封在我的记忆中了,可是今天,当爹那熟悉而浓郁夹杂着烟草味道的体味再一次冲进我的鼻腔时,我才知道在爹的面前所有的坚持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
      爹依然抽着烟锅,丝毫没有觉察到我内心的变化。我把脸深深埋在爹的腿间,鼻子拼命嗅着从爹的下身传来如此遥远如此熟悉又如此亲切的气味,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热血往头上直涌,似乎一下子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爹,你抱着我!我冷。我双手穿过爹的衣服,环抱住爹结实紧凑的腰身。
      爹于是把烟锅放在一边,俯下身子抱着我,还不停的拍打着我。暖和些了吗?娃。
      再紧点!我把爹抱得更紧,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熔化在爹的怀抱中。
      至今回想起来,那天晚上仍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幸福的夜晚。那个初秋的夜晚,爹和我用彼此的体温抵御寒冷温暖着对方、、、
 
   我再一次见到爹,已是7年之后。

           7年之间,我从一个衣杉褴褛的乡下少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解放军基层指挥员。7年前,我背着沉重的行李茫然的在北京火车站东张西望;7年后,我挥洒自如的指挥着一个连队的官兵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
           大学期间,为了获得奖学金,为了节省路费,四年之中我竟然没有回家过一次。和爹娘的联系也只有靠写信,而爹只认得一些简单的汉字,写信和读信则要请村头的一个小学老师代劳。每每读到爹的来信,总是家中一切都好,俺和你娘身体也好,总之不要挂念,注意身体,安心学习(或工作)。大学毕业后,由于我军事素质过硬理论知识优秀而被选拔为新时期部队接班人的重点培养对象,被分配到济南军区下属的一个步兵连队做见习排长。因为是集团军的重点培养对象,所以我对自己各方面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三年间,我甚至没有向团部打过一份探家报告。三年间,我也很快的完成了排长,副连长到连长的三级跳。
         和爹分别7年后,我终于带着对爹娘满腔的思念踏上了归乡的旅程。下车后,我特地在镇上为爹买了一辆最好的自行车,因为这辆自行车,好象就是我对爹从来没有停止过的思念。还是那条崎岖蜿蜒的山路,还是那一座座梯田般的山坡,还是飘荡着那亲切高亢的信天游,就连空气中还是弥漫着那种熟悉的高粱桔的味道。
        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
       到家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院子里一切还是7年前我离家的样子,三间破败的窑洞象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依然默默的守侯在那里。我把刚买的自行车停在院里,提着行李急匆匆的踏进窑洞。因为想给爹娘一个惊喜,所以这次回家我事先没有通知爹。
       爹!
       爹!
       爹!我回来了!
       窑洞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应。我把行李放在炕上,走出窑洞,向后山咱家地里走去。因为是秋天,山坡上长满了挂着各种各样果实的荆棘,一片金黄。老远就看见娘蹲在太阳底下刨山药蛋。
      娘!我大步跑上前。
      娘抬起头,看见穿着军装的我,看见一个眉宇间流露出和爹一样英武气息的我,顿时就呆住了!娘手里的锄头滑落在地上,慢慢站直身子,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好象非常熟悉又非常陌生的男人。
       娘明显的苍老了许多,零乱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灰暗无神的眼睛周围布满了刀刻一般的皱纹。
       娘!是我,您的儿子回来了!看见被岁月和生活折磨得如此苍老不堪的娘,我鼻子一酸,眼泪象断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了下来。
 
 我和娘相拥而泣,沉浸在重逢的激动和喜悦之中。我为娘擦去脸上的泪花,理理她零乱的头发:娘!咱回吧!娘点点头。
       我一手扛起锄头和山药蛋,一手搀扶着娘往家走去。
       娘!爹呢?我抬头注视着娘刚刚擦干泪水的眼睛。
       娘的眼圈再一次红了,哽咽道:孩子,你要坚强些!
       您说什么?我停住脚步,两眼死死盯着娘的眼睛,那一刻,我的眼睛里闪烁着乞求的光芒,我乞求娘不要告诉我什么不好的消息。
       孩子,都怪娘不好,娘没有替你照顾好你爹!娘再一次呜咽起来。你爹他,他已经不在了!
       什么?
       犹如五雷轰顶,我顿时就呆在那里,肩上的锄头滑落在地上,袋子里的山药蛋撒的满地都是。我不敢相信娘的话,我想让娘告诉我她刚才说错了话!
       孩子,你爹他没有等到你回来的这一天,他走了已经一年多了!娘一边用衣角擦去脸上的泪水,一边呜呜的说。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回的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宁愿相信是娘老糊涂了,说错了话。因为就在上个月,爹还请人给我写了信,嘱咐我好好工作,不要挂念家里。娘从柜子里拿出一封信说,这是你爹走前找人代写的信,嘱咐我等你回来再交给你。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信,想从信里知道娘说了骗人的话。我一边读着爹的信,娘就一边对着我絮絮叨叨。
       自从你走后,你爹就再也没有笑过。每次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收到你的来信。拿到你的来信后总是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剪开,东看看西看看。我说你看也看不懂,看个啥呢?他说,你就不懂吧。虽然俺看不懂娃说了些什么,但是俺能从这些字里闻出娃的味道来!他每每叫你不要挂念他,其实他日日都念着你。每晚睡觉前,总是一边抽烟一边说起你,还说要等你回来接他去北京呢。你大学毕业后,他就病倒了。每天不停的咳嗽,我也请大夫给他看过,熬了些中药给他喝,可是没有什么好转。后来,连下地也下不了了,吃的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瘦。每次我从地里回来,就看见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院里,望着远处。我说你又在看啥呢?他说他看到你了,看到你穿着军装,扛着枪,威风着呢!。。。。。。说着说着娘再也说不下去了,不住的用衣角擦泪。你爹走前,特地嘱咐我千万不要告诉你,说咱不能影响娃的工作!然后拜托村头的李老师,请他每月按时给你写信,。。。。。。
      

       太阳就要下山了。
       金色的夕阳里,没有一丝风。放眼望去,满山遍野都是枯黄的野草和挂满金黄果实的荆棘,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在夕阳下急匆匆的飞行,远处的山坡上开满了金色的小花,就象一副写意的国画。
       爹那矮矮的坟前已经长满了枯黄的野草。那矮矮的黄土堆,就是我的爹吗?7年之后,我和爹的重逢就是在这矮矮的坟前吗?
       坟前停靠着那辆刚买的自行车。还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泡馍。
       爹!我来接您来了!您的娃来接您来了!
       我长跪在爹的坟前,怀里紧紧抱着爹的遗像。我自责自己的自私,如果我能够早点回家一躺,也许爹就不会走的那么快。我仔细端详着爹的遗像,轻轻抚摸着爹的脸庞,一寸一寸,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一滴一滴落在相片上,落在爹的脸上。还是那张方方正正棱角分明的脸,还是那黝黑的皮肤,还是那漆黑的眉毛,还是那双细小但非常黑亮的眼睛,还是那挺拔的鼻梁,还是那道浓墨般如隶体一字的胡须,还是那宽阔而厚实的嘴唇,还是那整齐洁白的牙齿!7年间爹好象一点也没有衰老,一点也不曾改变,依旧是那样性感迷人的微笑着。
      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爹,爹一把将我抱在怀里,用他钢针般的胡子猛扎我幼嫩的脸庞。
      我想起了爹用小车推我去县城看病唱着信天游的情景。
      我想起了做手术时爹的血液一点一滴流进我的身体。
      我想起了我考取高中时爹挥刀在烈日下砍柴的模样。
      我想起了风雪之中爹一个人蹲在学校的墙角吃又冷又硬的山药蛋。
      我想起了7年前西安火车站那个初秋的深夜,爹用他有力的双臂紧紧的将我搂在怀里,我甚至能听到他咚咚的心跳。这是爹留给我的绝笔信:
      “娃,爹等不到你回来接爹的那一天了。
       你走后的日日夜夜里,爹无时不刻都牵挂着你。娃,你知道吗?爹此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拥有你这样优秀的儿子。
        娃,你是爹生生世世的骄傲!爹在世对不起你,没有给你买件好衣衫,没有给你买碗羊肉泡馍,没有让你住住旅馆,爹能给你的仅仅只是抱着你。。。。。。
        娃,如果有来生,俺还想做你的爹!”
      

 

 


 眷恋夕阳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